您的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工投文苑
古海州淮鹽深深的歷史印跡
發布時間:2021-02-10      信息來源:      發布人:liminghu      點擊:

□  胡可明

超過兩千五百年歷史的古海州(今連云港市境)淮鹽業,從中古期步入今人眼簾,其對歷朝歷代國家財收和地方經濟社會的貢獻永載史冊,對地方人文社會的影響廣泛而深遠,在歷史長河中留下了她獨特的印跡。本文從史料中作些采擷并予素描,以饗讀者,歡迎指正。

一、古典名著與海州淮鹽

古海州以淮北鹽而聞名。淮北鹽拉扯著古海州走進了中國古典文學,人們在讀這些名著時,就直接或間接地讀到古海州。

《西游記》在其第一回“靈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中,寫孫悟空乘木筏離開尚在海中的云臺山脈的花果山,外出尋訪神仙,被風吹到了岸邊,見到有人在捕魚、打雁、挖蛤、淘鹽。這見到的淘鹽人,就是古海州產鹽的亭戶。在吳承恩創作《西游記》的明朝中后期,海州鹽業生產早已采取曬制法,孫悟空看到的就是海州產鹽人在曬制淮鹽。吳承恩為創作宏篇巨著《西游記》,走遍了云臺山。他站在大海中的云臺山青風頂上,目視海州灣綿延海岸,似乎看到了古海州鹽業生產繁忙情景,他把這種景象移植進《西游記》中,是完全順理成章的事。據說全國曾有若干個“花果山”在自證為孫悟空的老家,但正因為孫悟空在海岸邊看到的“淘鹽”之景是他們所不具備的,故而確證《西游記》中的花果山正是今之連云港市境內云臺山脈花果山。可能也因有此確證,毛主席才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三次談起花果山,敲定了《西游記》中的花果山即是今之連云港市境內的花果山。

古典小說《儒林外史(56回本)》成書于清朝乾隆十四年(1749它既不是國家政權機構編纂的正史,亦非鹽業紀實,卻至少有20回共23處文字涉鹽,這在中國古典小說中實屬罕見28回:揚州這些有錢的鹽呆子,其實可惡!就如河下興盛旗的馮家,他有十幾萬銀子。是淮安有個叫河下的地方,揚州有個叫南河下的處所,都是淮鹽商人聚居地,住在淮安河下的鹽商都是經營古海州淮鹽的再如44回:……又有一家,是徽州人,姓方,在五河開典當行鹽,┈五河位于安徽北部,境內有淮河、澮河、漴河、潼河、沱河五河交匯。安徽向為淮鹽銷區,五河縣與淮安隔洪澤湖相望,既是海州淮鹽銷區,又因其臨湖且境內有五條河流可行船,而成海州淮鹽向安徽全境銷售的必經之地。《儒林外史》作者吳敬梓并非鹽務官員亦非鹽商,家族更無人有淮鹽產、銷、管的經歷,緣何《儒林外史》那么多回中引入了淮鹽內容?這與他的生平經歷及創作手法有關。吳敬梓是安徽滁州全椒縣人,青少年時期隨從事教育的父親在干于縣生活過,后又在南京秦淮河畔作“秦淮寓客”,晚年還多次作客揚州與兩淮鹽運使盧見曾交往。出生地全椒和作寓客的南京都是淮鹽行銷地,干于則屬海州淮鹽產地,吳敬梓在淮鹽產地銷地過往,大量接觸與淮鹽有關聯的人和事,作為創作取景地,淮鹽產、銷區是個很大的空間,吳敬梓巧妙地利用了,作品中所述之鹽皆為淮鹽且大多是海州淮鹽。古海州鹽產之巨大,鹽運之繁忙,鹽利之厚重,鹽商之活躍等社會元素,應當是作者在同一部作品中那么頻繁地拿古海州淮鹽說事的合理解釋了。

至于《紅樓夢》作者及作品內容均與淮鹽密切關聯但非單指古海州淮鹽;《水滸傳》及《三國演義》人物原型與淮鹽有關聯,但前者是淮南鹽區人物,后者與古海州淮鹽的關聯并非直接;《鏡花緣》作者與古海州淮鹽官員存在關聯且作品受到古海州淮鹽環境影響是客觀存在,但作品中尚未發現有古海州淮鹽的字樣或內容,這里就都不去細述了。

二、淮鹽與古海州的海、港、河、湖及鐵路

古海州海岸是淮鹽的老家連云港市海岸線北起繡針河口,南至灌河口,全長212公里。鹽場總是與大海最親密接觸,連云港市大致凡泥質岸線均辟有古老的池灘生產淮鹽。淮鹽生產原料是海水,是故當海岸線發生變化,產鹽池灘即隨之遷移,也就造成古海州鹽場的興廢與分合。正因淮鹽產地臨海,上世紀八十年代,市境各鹽場都能很方便地引進海水養殖對蝦等海產品。同是此因,本世紀以來,大片鹽田(如臺北、臺南、徐圩、灌西各鹽場)被市縣征用作為濱海新區開發,發展市縣域經濟。

淮鹽曾刺激海州灣港群崛起。1905年就有漁船、商船進出的大浦港,具備聯陸通海優勢,成為上世紀初淮鹽的一個集散地和出海口。1919年曾有隆昌商號購古海州淮鹽5萬噸經由此港銷往日本。1926年起 ,先后有自新、聚安等業鹺企業,在大浦港建成9座碼頭 ,經由此港“淮鹽年外銷達21.96萬噸,超過建(港)坨前5年(1921——1925)銷售總量15萬噸的68.18%”,曾刺激國民政府財政部撥款140萬元,用于建設鹽坨和疏浚板浦、中正兩個鹽場的運鹽河道,將二場之鹽經由大浦港或輪船或火車外運。鹽鐵向為國營,淮鹽稅利厚重,國家和地方政府都非常重視,其他勢力不可干預。上世紀頭三十年間,上海青幫勾結地方軍警控制了大浦碼頭,卻不敢染指淮鹽的進出港。后因臨洪河入海口淤塞到難以疏通,只得于1933年始新建連云港港口。淪陷7年間,古海州淮鹽被日寇掠奪輸日205671噸,都是經由連云港港口出海的。

1911年,濟南鹽場公濟公司(今灌西鹽場境內)在燕尾港建一座小型本質碼頭,用海輪外運本場淮鹽。1929年改木質一字型碼頭為鋼筋混凝土T字型碼頭,可泊3000噸海輪。其后,濟南鹽場其他6個制鹽公司競相效仿,自建海運碼頭,購置海輪,外運淮鹽,單只輪船噸位增至2000噸。灌河北岸的堆溝港建成了3000噸級大德、大阜、大有晉三個制鹽公司合建共用鹽碼頭。可惜該碼頭1939年被日寇在灌河口登陸時破壞。1930年,中正場始行淮鹽海運,在東陬山建海運碼頭,先木帆船后改用輪船。鄰近中正場的南方洋、高公口兩海港,也相繼成為淮鹽海運港口。板浦、臨興(今青口鹽場)二鹽場產鹽曾是經臨洪口以木帆船駁運至海上裝輪船海運,后大多在高公口、西墅口出海。至1934年,古海州鹽場海運淮鹽全部實現輪船化。這些港口和坨地碼頭,都趕在日寇侵略登陸前,大批量地轉運淮鹽去內地。干于的柘汪港,也在抗戰中運出淮鹽80萬擔,躲過了日寇的瘋狂掠奪。古海州各鹽場的諸海運港口,為淮鹽外運外銷提供了無可替代的便捷。建國后1951年,燕尾港、陳家港、堆溝港等海港,由連云港務分局接收,但諸港海運淮鹽任務不變。上世紀八十年代,淮鹽還通過連云港港口,出口到日本、朝鮮、韓國和香港地區。

   眾多哼唱淮鹽小調的河流。唐朝淮鹽即行銷東南半個中國,垂拱四年(688年),朝廷修浚新漕渠,由泗州漣水北連海、沂、密諸州,形成一條重要的漕運、鹽運通道,古海州出產淮鹽由此通道直送淮北鹽樞紐淮安,而分銷于朝廷指定的銷區。此河道為官方主導、出資、主辦、管理,故稱“官河”。豐碩的古海州淮鹽,給朝廷提供了巨額的財富,官府必得努力保證黃金水路官河的暢通。北宋神宗熙寧十年(1077年)春,淮北大旱,官河水位枯竭,嚴重影響古海州淮鹽運出,朝廷命鹽運衙門征調民工疏浚。海州知州孫沫以“春耕大忙,疏浚官河貽誤農時”為由,三次上奏要求停工,均被駁回。蒙元統治古海州132年,攫取了巨額鹽利。元政府十分重視運鹽河道疏浚管理,也確保了官河暢通。明清兩代古海州官府為保朝廷鹽利之獲,對官河也是倍加關注。因運輸淮鹽遠多于漕糧,故先民間后官方默認,官河易名為鹽河。明代永樂和嘉靖、清代康熙直到宣統各朝,都對鹽河進行過疏浚、擴建、延建等。清人黎世序主編的《續行水金鑒》描寫鹽河:“長130里,闊8丈,鹽課所經,官舫估舶,帆檣相望。”一條流淌了一千幾百年的大河,由南而北將灌南縣的灌河、武障河、南六塘河、柴米河等,灌云縣的車軸河、燒香河、古泊善后河等多條鹽運河道溝通。

    隱去的西湖曾有運鹽河道。 據傳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所在地舊名黃九堰,就與古海州淮鹽運輸有一段歷史機緣。原來在北云臺與中云臺之間是海面,只因中云臺山上有五個羊形的石頭,人們把這片明明是海的地方卻稱作“五羊湖”。清道光年間,因海勢變遷,五羊湖已完全成為平陸。但在中云與云山鄉留下一片水面,人稱“西湖”。清人張百川寫道:“自咸豐元年(1851年),商人挑半邊河運鹽,湖遂涸。”半邊河切斷了“西湖”上形成的行人通道,故而此河被時堵時開,堵則行路人,開則行鹽船。光緒年間有個排行第九的黃姓產鹽人氏,受雇專司半邊河筑堰走人、開堰行船之職,日子長了,人們遙指此處為“黃九堰”。

熱鬧了幾十年的鹽業鐵路站點。1926年,隴海鐵路修到了連云港市境內的大浦,此鐵路后來成為淮鹽外運外銷的重要通道。1932年國民政府安排專款擴建猴嘴鹽坨,次年建竣,可儲存鹽斤7.5萬噸。并修筑三層炮樓兩座,水門一道,吊橋一座,以杜偷盜。鋪設專用小鐵路兩條用于板浦場近處存鹽集運入坨。1935年,猴嘴鹽坨再鋪設全長2423米雙股鐵路運鹽專用線,連接上隴海鐵路,板浦場淮鹽開始用火車向外運輸。

日寇占領七年及國民黨接收三年共十年間,猴嘴鹽坨及其鹽業鐵路專用線未能正常運作。194811月至12月間,連云港和徐州相繼解放,東隴海鐵路重回人民手中。19495月,徐州至連云段鐵路恢復通車,猴嘴鹽坨鐵路專用線同獲新生,作用得以進一步拓展,貯鹽量增達24萬噸,每天有一千多鹽業職工在此工作。半個世紀中,《咱們工人有力量》的嘹亮歌聲就一直在這里唱響。正是這個猴嘴鹽坨和鹽業鐵路專用線,曾在1963316日,停靠了朱德委員長來連云港視察工作的專列,淮北鹽場和鹽區工委負責人安岳、匡裕悅在專列上受到接見。建國后通過猴嘴鹽業鐵路共向15個省市自治區發運淮鹽兩千多萬噸,為國家建設、連云港財政和連云港地區的發展及人民生活改善都作出過重大貢獻。上世紀九十年代后,因連云港堿廠建成,市境淮鹽大部分銷往堿廠,猴嘴坨地及鹽業鐵路專用線才從人們的視線中淡去。

三、淮鹽與古海州文教衛事業

古海州文學浸潤了淮鹽咸味而猶為文氣濃郁。在傳世不衰的唐詩中,淮北淮南兩淮鹽被描述多多,其中有劉長卿《宿懷仁縣南湖寄東海荀處士》詩,直接寫古海州鹽產地新月夜的海陸空三景。詩中句“寒塘起孤雁,夜色分鹽田”意境深遠,傳詠千年。

清道光年間,兩江總督兼理兩淮鹽政的陶澍,受命整頓、改革淮北鹽務,兩次來古海州兩次登臨云臺山,除了籌議鹽務改革方略、考察鹽務改革成效,還有那么多的文化活動,涉及到山水、勝跡、寺觀(宗教)、靈植、金石、藝文、民俗等,留下了大量的詩詞、題詞、文賦、文考等。他初登云臺山,即吟詩《壬辰四月廿六日偕鄒公眉、謝墨卿暨同事登東海云臺山作》一表心境詩句卻緣王海疏禺莢欲引神山渡愿船半身自慨牛馬走,長嘯忽聞鸞鳳聲夕濟郁州倘能賦,述初何日遂鴻征,言情述理明志,很是動人。同登云臺山者皆為知己或是仰慕者,以及未能隨同的知己及仰慕者,自然明了他的心結。程思澤黃鉞、林則徐、梁章鉅俞德淵公眉、墨卿等京官及地方官員都用《次韻》墨卿收錄陶詩及百余和者之詩,并將陶來海州途中所作詩《曉發沐陽入海州》、《海州道中》等并入,著為四卷,名《印心石屋》詩薈,雕版藏于海州石書院。三年后陶澍與僚屬二登云臺山,又有一波詩詞賦文、題寫銘文熱潮陶倡捐重建被毀的海曙樓并題寫楹聯和《海曙樓銘》;為新修的華嚴閣題名;云臺山上有一松,傳說歷宋元明三朝而至清道光時仍存活陶為題名蟠龍丈人且作《蟠龍丈人》長詩;命名宿城山上金剛巖為仙人屋磨墨數升,題詞石壁,作詩《題海州宿城山仙人屋》;改宿城要道之湖口嶺(當地人稱虎口嶺)為留云嶺,作詩《海州留云嶺》;為南天門題寫匾額及付聯;為其倡修的九龍橋將軍廟、茶庵,分別題額及付聯;陶澍還在《云臺山新建陶靖節先生祠堂記》中寫道自己考證出“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東晉人士陶淵明曾到過海州,又為古海州多添了許多文氣

古海州淮鹽官員創建精勤書院。中正古街是灌云縣一鎮所在。宋、元時代,乃一荒蕪之所。一些煮鹽人和漁民,在此建茅舍居住,煮鹽打魚。隨著煮鹽規模擴大和鹽產豐碩,元代元貞元年(1295),淮北鹽區莞瀆鹽場的管理機構——鹽場大使衙門設于此。清雍正年間,因海勢東遷,莞瀆鹽場裁廢。乾隆元年(1736),鹽運官署劃出板浦鹽場的中正等4疃(產鹽地)成立了中正鹽場,場署仍設在早因鹽民等民眾大量群聚而為集鎮的中正。在中正街上,有一座文化遺產精勤書院,由清光緒年間(1899年)淮北鹽運使彭家騏和中正鹽場大使陳汝芬創建,清代書法家汪曉農題寫門匾,辛亥革命后取名為精勤小學,是連云港市境歷史最為悠久的學校之一。淮鹽垣商李味辛出任校長,還捐出4份鹽灘作校產,承擔辦學經費。他去世后,中正場鹽業同仁及勞工界,1935年公立李味辛紀念碑一座,著名的職業教育家江恒源撰寫碑文。

市一院前身借用鹽資興建。上世紀30年代,留德博士劉一麟借貸新浦聚安鹽號及中國銀行6000銀元,在新浦民主路113號開設當時海屬地區最大的西醫院——益齡醫院,設有內外婦兒四科。因其醫技高超、醫德高尚且扶貧濟困,口碑極好,遠近聞名,醫院辦的紅紅火火。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195110月,新海連市工人醫院建立,劉一麟積極響應政府號召,攜全部醫療設備及藥品加入。該院即現在的市第一人民醫院。

建立于1946年的淮北鹽場醫務所建國后成為當時新海連市區第一家公辦醫院,后定名為淮北鹽場醫院。1977年更名為淮北鹽務管理局工人醫院,科室設置齊全,醫療器械更新添置,醫療效果不斷提升。1996年,其傳染病科被連云港市衛生局列為市級醫學臨床重點科室,并建成一個省級標準的肝病研究所。1997年被評審為國家三級甲等醫院。20044月,省政府決定將其無償劃轉本市管理,與原市二院組合成新的更加強大的市第二人民醫院。

四、淮鹽與古海州民藝民俗俚語

兩項非遺有淮鹽商人貢獻海州五大宮調,可溯源自明清,是民間小調,哼唱于民眾之口,鄉村田野、街巷庭院盡可聞,流傳在古海州城及板浦為中心,北到干于,南及淮安、鹽城,西至沂沐河邊,流傳面積達2萬平方公里。明清時期,古海州淮鹽進入興旺發達階段,外地更多鹽商輻輳,這些富豪大賈來自多個省區,有的長期寓居于古海州。他們需要娛樂,更喜愛自己家鄉的娛樂方式,聰明的海州藝人就進行必要的嫁接,廣泛吸收鹽商帶入的外地說唱藝術風格和江淮民別韻,本土小調漸趨成熟,終于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和個性,稱為海州五大宮調,2006年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始于乾隆年間、200多年歷史的淮海小戲,也是流傳于古海州一帶的民間戲曲藝術,原為淮海地區(主要是海州、灌云、沐陽一帶)一些生活無著的人們,為討生活,帶著一把二胡或其他簡單樂器,攜妻女,走村串戶,挨門演唱自編小調,乞些飯菜或幾個小錢。亦因淮鹽商賈的喜好助推,發展成今天的淮海戲2008年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古海州的服飾餐飲文化融合了淮鹽引進的異地時尚。古海州地與淮鹽聯系緊密的有多處,但時間早者乃海州、板浦。海州為本地域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自然是業鹽巨商富賈集中地。這里的鹽商與兩淮鹽業中心揚州的鹽商互有聯系,有的就是揚州鹽商中人。這些來自安徽、江西、陜西等地的富人族,服飾個性千差萬別,艷麗、華貴、新奇、精細,當地富豪、雅士、垣商、官方人員等,穿戴無不受其影響,仿效者眾,日久形成一種風尚,民諺穿海州自然傳播開來。

板浦古有“淮北鹽都”之稱,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兩淮鹽運司之淮安分司署北移板浦稱海州分司,板浦故爾成為業鹽商賈輻輳之地,豪商大賈最多時達3萬人。鹽商帶來了各地的餐飲偏好和習慣,因為有錢,飲食標準不下于王公士大夫。當地人或緣于生意,或便于交流,或覺新奇而模仿,“吃板浦”民諺自然成。古海州的茶文化也與淮鹽分割不斷。鹽商都是腰纏萬貫者,成天雞魚肉蛋奶,必以清茶來解膩。他們除自飲,還將云臺山的茶帶到他們的商旅各地,帶回家鄉以孝敬老人以饋贈親友,云臺山的茶因之走向全國各地。

鹽人獨特習俗與地域習俗的交匯。食鹽向為國營,國家對產鹽人的管理也是有別于天下百姓的,曰灶籍只屬天子不屬州縣。古海州產鹽人習俗有的與地方習俗同,有的則有獨特之處。農歷正月初六,鹽民世代相襲為鹽婆婆過生日,到鹽池前燒香、點紅燭、燒鹽婆紙,祈禱鹽婆婆保佑多產鹽,再象征性地干點活。“二月二,龍抬頭”這天,祈求的是海龍王少下雨,多送鹽分高的海水供產鹽。“到了三月三,脫鞋忙和灘”,開始整理池灘備產。“七月半,定水勢”的中元節,燒紙祈禱從此少下雨,秋掃多產鹽。

濃濃淮鹽味的俚語、民謠、傳說。連云港市境、至少是市境鹽場流傳著不計其數的鹽味十足的方言土語。如歇后語老鹽場人過河——都是跳;鹽廩邊聊天——閑()話多;鹽堆里爬出來的人——閑()人。以鹽為底的謎語:白白一片似雪花,放在水中不見它,生活天天少不了,美味佳肴必有它;吃少沒口頭,吃多皺眉頭,拿進家里頭,藏身鍋灶頭;生在水中,偏怕水沖,一到水中,無影無蹤。關于制鹽諺語也不比農諺少。如:產鹽沒有鬼,全靠人盤水;打石靠山,曬鹽靠灘;冬春鹵水多,秋后鹽廩高;沒有鹽工累,天下何以調五味;鹽灘是個聚寶盆,聚寶全靠曬鹽人。還有許多只有懂鹽的人吟唱得出、完全聽得懂的民謠,均道出鹽場民眾的心聲。如:明代任宏遠的《鹽丁嘆》 “曬鹽苦,曬鹽苦,毛皮落盡空遺股。┈長者枵腹缺常餐,兒女全身無全縷。場役沿例不復憐,世間誰念鹽丁苦?”解放前后流傳在淮北鹽區的民謠則為數猶多。如《我們灶民真傷心》、《頭子歌》、《灶民八嘆》、《手托鹽山上北京》、《伸臂拉直海州灣》等等。借用并改編民間傳說滲透進鹽味及完全鹽味的傳說也不少。如《楊二郎擔山趕太陽》、《鐘情的對蝦》、《沙光魚的傳說》、《鹽的傳說》、《鹽婆婆的生日》、《八卦灘的傳說》等。淮北鹽場民間語言精萃就其內容構成了連云港市境民間語系特色的重要組成部分。

【返回上一頁】
今日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浙江福彩15选5走势图 时时彩二分彩走势图 中山博爱棋牌官网 ag真人试玩_点击登陆 26选5的开奖规则 大游bg视讯可以做时差吗 体彩p5预测 内蒙古11选5遗漏号 足彩2串1什么意思 辽宁11选5万能8码 莱特币注册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点击进入 韩国时时彩助赢软件 浙江快乐彩30天走势图 足彩混合过关错一场 11选5走势图